欢迎光临中图网 请 | 注册
> >
流浪之月

流浪之月

出版社: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:2022-06-01
开本: 32开 页数: 328
本类榜单:青春文学销量榜
中 图 价:¥15.8(3.3折) 定价  ¥48.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
加入购物车 收藏
运费6元,满69元免运费
?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,运费14元起
云南、广西、海南、新疆、青海、西藏六省,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
温馨提示: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,大部分为全新(有塑封/无塑封),个别图书品相8-9成新、切口
有划线标记、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>>
本类五星书更多>

流浪之月 版权信息

  • ISBN:9787541163036
  • 条形码:9787541163036 ; 978-7-5411-6303-6
  • 装帧:一般胶版纸
  • 册数:暂无
  • 重量:暂无
  • 所属分类:>

流浪之月 本书特色

适读人群 :大众读者★2020书店大奖获奖作品,全日本书店店员评选:超想卖给读者的书! 500家书店参与评选,600位店员一致推荐;击败小川糸、横山秀夫等热门作家,荣获2020年日本书店大奖。 ★日本销量超70万册,人气作家凪良汐探讨“纯粹的关系”的话题小说 日本累计销量突破70万部,文库本即将出版;触动万千读者,一个无关爱情和亲情,纯粹的人与人之间羁绊的故事。。 ★改编电影由《恶人》《怒》导演李相日执导,广濑铃X松坂桃李主演,5月13日日本上映 广濑铃X松坂桃李X横滨流星X多部未华子联袂出演,备受期待的大银幕呈现,日本文艺电影DNA动了!

流浪之月 内容简介

更纱成长于一个无拘无束的家庭,然而快乐的日子却停留在9岁——爸爸骤然去世、妈妈不告而别。她被阿姨家收养,却遭受表哥的骚扰。更纱遇到了公园里传说是“癖”的大学生佐伯文,他们共同生活了两个月,随后阿文因诱拐罪被捕,更纱碍于社会施加的“善意”不能为他辩护。 15年后,更纱长大成.人,即将谈婚论嫁,却在此时再次遇到释放后已经成为咖啡店老板的阿文……

流浪之月 目录

**章 少女的话

第二章 她的话Ⅰ

第三章 她的话Ⅱ

第四章 他的话Ⅰ

第五章 她的话Ⅲ

终?? 章 他的话Ⅱ


展开全部

流浪之月 节选

“所以我就说嘛,冰激凌不是米饭呀!” 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的路上,洋子说。米饭和冰激凌当然有区别。米饭是不断膨胀的东西,冰激凌则会不住地化掉。两种食物我都喜欢。 “冰激凌没营养,还会让人变胖、牙齿坏掉。” 我一面听洋子讲话,一面轻声附和,同时做好了心理准备:到现在为止,她说的和老师、姨母她们说的都一样,但后面的话才是关键。不过,洋子若有所思地想了一阵,说了句“就是这样”便结束了话题。那时我们已经到了儿童公园,洋子把书包靠着大树放下,朝先来的同学们跑去。 “更纱,快来呀——” 对面的人兴高采烈地朝我挥手,我只好放下书包。书包的提手硬邦邦的,刚买来没几天,我还完全不习惯。 九岁之前,我用的一直是法式的背带书包。那是一只像登山包的扁平背包,是明亮的天蓝色,非常漂亮。 ※ “更纱喜欢哪个?” 上小学前,爸爸和妈妈问我。 不仅书包如此,无论挑选什么,他们总是会问我的意见。 爸爸从熟人那里借来一只红色的学生书包,妈妈从朋友那里借来一只法式背带书包,他们还拿出手提包、运动背包等。我从各种各样的书包中,一眼选中了法式的那只包。我喜欢蓝色和白色的搭配,还无限向往过自己背天蓝色背包、穿白色连衣裙的样子。其他的式样我也试了一遍,但手提包磨得我手肘内侧发痛,学生书包对小个子的我来说太大了,显得难看而笨重。 “现在的学生书包比起以前的倒是轻了些……”爸爸只用单手便轻巧地拎起学生书包。 “里面还要装课本呢。光是太重这一点,就是罪孽啦。”妈妈果断的样子像个法官。 “灯里就连女士手包也不喜欢呢。” “拿着它,手就不能随便甩了嘛!” 妈妈不会忍耐,所以她没有一个当妈妈的朋友。可是,她完全不把这个放在心上。比和那些当妈妈的人一起玩更有意思的事似乎有很多。看电影、听音乐,只要想喝酒,无论早上还是中午都随便喝。她说自己忙着享受有爸爸和我的生活,才没工夫把时间浪费在那些无聊的事情上。 爸爸则和妈妈相反,他在市役所工作,每天都要跟合不来的人长时间相处。“阿湊好伟大!”“太了不起了!”“爱死你了!”妈妈经常这样说。 爸爸和妈妈是在郊野音乐节上认识的。他们看的那支乐队的主唱几年前去世了,由吉他手兼任主唱。据说妈妈那天感觉到,自己从天灵盖到手指尖的每一个细胞都被音乐填满,于是坚信那位死去的主唱的灵魂来到了现场。 “幽灵?你不害怕吗?” 爸爸一问,妈妈便纠正他:“不是幽灵,是灵魂。”爸爸心想,这不是一回事吗?妈妈却说,灵魂是一种更加纯粹而强大的能量。爸爸完全摸不着头脑,不过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。妈妈经常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。爸爸说:“灯里是个感性的人。”同一座公寓的阿姨们,则在背地里说妈妈“不接地气”。 我不明白“不接地气”的意思,就去问那个在图书馆上班、看上去懂得很多的姐姐。我拜托她用我能听得懂的方式解释给我听,于是姐姐将眼镜的鼻托上下推了两三次,告诉我“不接地气”的意思是“我行我素的、糟糕的人”。原来是这样啊,我明白了。 年轻时的妈妈比现在还要我行我素,简直糟糕透顶。年轻的妈妈感受着主唱那已经不在人世的灵魂,忽然朝旁边看了看。就这样,她与爸爸四目相对,对方和她一样,泪水弄得整张脸湿乎乎的。*后一首歌唱完,两个人说着“你来了呀”“我来了”,确认了彼此的心意。即使讲话时去掉主语,也毫不影响他们的交流。听说*后两个人哭着抱在了一起。 “那时候我就决定了,要和阿湊结婚。” 不是“想”,而是“要”,如此这般的果决符合妈妈的做派。三个多月后,他们真的结婚了,这相当了不起。妈妈向来和“谨慎”一词八字不合。 这个他们俩开始恋爱时的故事,我已经听了许多次。那一天,我照旧听着这故事,想起现在一本正经的爸爸——既然他和糟糕的妈妈是同类,那么他也是个糟糕的人,不过是隐藏着自己的本性罢了。而我——这两个糟糕的人的独生女,又是怎样的人呢? 有一天,我也会变成糟糕的人吗? 我在客厅的长桌前,一面捏黏土一面思考,却总是集中不了精神。油黏土的味道太重了。我皱着眉头将它捏成小猫脸的形状,可怎么捏都捏不像。妈妈在一旁说:“真臭。”她站在厨房的料理台前,捏着鼻子。 “这是老师留的作业,你就忍一忍吧。” “我不喜欢忍。况且这也太臭了,我都不想做饭了。” “你要做饭?” 妈妈做饭很好吃,但只是兴致来了才做,平时就用提前做好的下酒菜和超市的副食品糊弄了事。对了,如果要在家看电影的话,那妈妈就会彻底放弃做饭,兴致勃勃地准备一大桶爆米花或冰激凌,然后给披萨店打电话,叫外卖当主食。 听说今天晚上吃肉末咖喱,我干脆一把捏扁了那块不像小猫的黏土,揉成一小条放进盒子,盖上盒盖。又臭,又麻烦,去它的吧。 我仔细洗过手,给妈妈帮厨。肉末咖喱做法简单,用切碎机把蔬菜切碎,跟拌好的肉一起炒熟就行了,可妈妈做出来的好吃极了。“大蒜、苹果和香草很重要哦。”妈妈一面哼歌,一面在平底锅里搅合。 “替我翻一会儿。”妈妈将锅铲交给我,从橱柜里取出孟买蓝宝石金酒的瓶子。酒瓶是水蓝色的,非常好看。她在金酒中调入如盛夏草原般浓郁的绿薄荷酒、柠檬汁、糖浆和苏打水,然后倒进装了许多冰块的大玻璃杯里,眯起眼端详调好的浅绿色酒水,大口喝下去。我仿佛都能听到“咕咚咕咚”的声音。妈妈的绝活之一是喝酒时让人觉得那酒很美味。她做的水晶美甲和浅绿色的酒十分相称,是美国31冰激凌中“跳跳糖”口味的颜色。 “辛苦啦。”妈妈从我手中拿回锅铲,一手举着杯子,一手忙活着做肉末咖喱。妈妈做饭会按照自己的兴趣来,不喜欢被人强迫。因为兴趣使然,她才开心地喝着酒、哼着歌,兴致盎然地烹饪。也许就是因为这样,她做出来的饭才好吃。 “味道不错嘛。” 爸爸从午睡中醒来。*近,爸爸好像很容易累,休息日一定会睡午觉。他的手臂从T恤的袖口里突兀地伸出来,活像纤细的树枝。 “爸爸,今天吃肉末咖喱哦,是爸爸*爱吃的吧。” “我*爱吃啦。” 我举起手和爸爸击了个掌,不过高个子的爸爸要把手往下放,才能和我击掌。 “灯里在喝好东西呀。” 爸爸一面说,一面抱住妈妈的腰。 “翡翠酷乐,阿湊也来一杯吗?” “嗯。”爸爸点头,在妈妈脸上亲了一下。“早安”“晚安”“我回来啦”“欢迎回来”,他们两个经常亲吻彼此。这在我家是件常事,同学们却好像难以置信。为此,我还曾被男生大声取笑:“这家伙家里真恶心——” “我给你做。” 我从橱柜里拿出孟买蓝宝石金酒。 “更纱会做吗?” “会做呀,刚才我看到了嘛。爸爸去晒晒太阳吧。” 我命令爸爸到阳台去。爸爸瘦瘦的,皮肤白白的,看上去身体很弱。身体弱也没关系,只要健康就好。 我用和妈妈一样的步骤做了一杯翡翠酷乐,*后让妈妈尝了下味道。妈妈用纤细的长柄勺汲起鸡尾酒,落下一滴在自己的指甲上,轻轻舔掉。妈妈曾在酒吧打过工,用爸爸的话说,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是专业级别的。看到她手指圈起来,说了句“OK”,我很是开心。 “这位客人,让您久等啦。” 我将酒端到爸爸那里,他正抱着腿,坐在阳台的落地窗前。 “多谢。这是酒钱。” 爸爸摘下一颗养在阳台上的鲜红色的迷你番茄,放到我嘴里。“请多惠顾。”我鞠上一躬,回到厨房,妈妈正好关上灶台的火,孩子气地说了句“做好啦——”。我才回到厨房,她便换到了爸爸身边去。沙拉还没做好呢,怎么就说“做好了”啊?不过没办法,妈妈*爱的人就是爸爸,总想和他甜甜蜜蜜地粘在一起。 他们并肩坐着,玻璃杯碰撞的声音隐约传到了我这边。我从冰箱拿出柠檬苏打水,倒在装好冰块的玻璃杯里,挤了一滴绿色的液体糖霜。搅一搅,透明的柠檬苏打就染上了翡翠酷乐的颜色。我举着它,坐到两人中间。 “更纱也喝酒?” “嗯,喝‘酒’。” 妈妈和我对视着彼此,忍俊不禁。 爸爸在旁边哈哈大笑。我们三个说着“干杯”,将玻璃杯碰在一起。 去年过生日的时候,我羡慕爸爸妈妈能喝颜色漂亮的酒,于是他们给我买了做点心用的液体糖霜。一家三口像做理科实验一般,调了各种各样颜色的柠檬苏打水。我喜欢红色和蓝色混在一起的那款,浅紫色的柠檬苏打,就像开在春天的紫罗兰。我看着那杯饮料入了迷,爸爸用拍立得拍下了这一幕。 我一高兴,就做了件傻事——把那张照片带到学校,拿给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看。我很少这样兴奋,还邀请她们下次一起调饮料。 “和紫罗兰菲士一样的颜色哟。” “那是什么?” “一种酒的名字。” “家内,你喝酒吗?” 旁边的一个孩子问我。这孩子是在班上称王称霸的小团体的成员之一。她看到照片中爸爸妈妈的酒杯,便在放学前的班会上说我喝酒。大家议论纷纷,我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还是站起来回答: “那是柠檬苏打水。” “没有那种颜色的柠檬苏打水!” “是用做点心的颜料之类的东西弄的。” “如果是真的,就拿出证据来!” 傻呵呵地过了几招后,班主任让我把液体糖霜带到学校来给大家看。妈妈扔下一句“无聊”就走了,爸爸则冷静地分析:“就算拿了去,也不能证明更纱没喝酒嘛。” 爸爸的质疑没有错,怀疑我喝酒的论调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确定下来,同学们都在背地里说,家内还是个小学生就喝酒。他们真是傻透了。 从那以后,每当我用液体糖霜给柠檬苏打水调了颜色来喝,妈妈就揶揄道:“喝酒?”爸爸则笑得要喷饭。那件事在我家成了笑话,于是即便有人在学校说我的坏话,也根本伤不到我。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,我就已经被当成了一个怪人。除了少数几个人,我在班上没有朋友,每到课上分小组讨论的时候都很不方便。 我被冷落的理由,是因为我有一个奇怪的家庭。 关于妈妈大白天就喝酒的事,班上以前就有人悄悄议论。还有,妈妈只在有兴致的时候做饭,我家有时会拿冰激凌当晚饭,一家三口有时会一起看对小孩子来说过于刺激的电影,爸爸和妈妈会亲嘴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班里的同学似乎都难以置信。 妈妈的指甲总是染着漂亮的颜色,同公寓的阿姨们好像觉得这也是不对的。这是为什么呢?我*喜欢漂亮的东西了,爸爸和妈妈也是一样。难道那些人讨厌漂亮的东西吗?真奇怪。 “今年的西红柿大丰收呀。” 爸爸眯着眼,看着阳台上的迷你西红柿。夏天的休息日,油蝉喳喳叫着,我们三个坐在窗边,望着闪闪发亮的西红柿、黄瓜和茄子。我坐在流着汗、喝着酒的爸爸妈妈中间,被包围在无上的幸福之中。 我家虽然在旧的市营公寓里,却比我去过的所有朋友的家都要棒。灰色的阳台上爬满雨水浸泡的痕迹,到了夏天,大片的花朵和蔬菜令这里活像一座密林。焦茶色的竹制晾衣杆上,吊着生锈的金色鸟笼,颇有几分异国风情。笼子里的陶瓷小鸟衔着蚊香。夏日祭典上钓来的金鱼在赝品青瓷罐里游泳。长大以后,我要找一个爸爸那样的人结婚,像妈妈那样快乐地生活。 “唉,我也想快点变成大人啊。” “更纱不用这么急着长大呀。” 爸爸亲了我一口,我手里的柠檬苏打水差点洒出来。 “阿湊,我也要亲亲。”妈妈说。 于是爸爸张开手臂,隔着我啄了妈妈一下。 爸爸,妈妈和我三个人。汗津津的玻璃杯里绿色的翡翠酷乐和柠檬苏打水折射出的光,漂亮得像一场美梦。爸爸和妈妈就算是糟糕的人,也依然是我的*爱。他们的糟糕,一点儿也没让我觉得别扭。 此时此刻,就是我一生中的春天。 我曾经相信,这样的幸福永远都不会消失。

流浪之月 作者简介

[日] 凪良汐 生于滋贺县,日本实力派作家。2007年正式出道,2020年凭《流浪之月》入围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,并最终获得日本书店大奖。作品探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表现“格格不入”的人,人物刻画丰满,情节发展精妙。另著有《美丽的他》《神的生物》《我的美丽庭院》《毁灭前的香格里拉》等。

商品评论(0条)
暂无评论……
书友推荐
本类畅销
编辑推荐
返回顶部
中图网
在线客服